风了滇了——拉市不是海

囧風:

      第一次去丽江的时候,对着路边的大妈——美女去拉市海么。


      笑着脸道声谢然后不用麻烦。


      第二次去丽江的时候,对着路边的大妈——美女去拉市海么。


      摆着手,不拉屎不拉屎。


      第三次里的无数次里已经熟视无睹,并且腆着脸大义凛然地像客栈里蠢蠢欲动的过客们大肆宣扬赛过双廊堪比马尔代夫的只要二百八土鸡火锅包船包马包你到家——的拉市海。


      


       我只知道拉市不是海,尽管我从未去过或许也不会去。


       有病啊大好的机会包吃包玩不要钱你来了趟丽江当了次义工难得的特权为什么要浪费。


      我躺在被窝里,感受阳光消失云翳出现,掏出飞行中的手机,早上九点五十,更确切地说,上午。


      昨晚吹了两支风花雪月之后陷入了一种如饮咖啡的沦陷状态。


      凌晨三点我亢奋地坐在被窝里奋笔疾书,自以为洞穿宇宙顿悟了至高的人生哲理。


      好像忽然懂了为什么屈原说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第一他应该是真的喝了不少,第二他还没有喝到太多。


      中午醒来翻看昨晚的手笔不禁哑然失笑——


      我说,


      “有时觉得生活麻木,醉即是醒。”


      喝到这样一种非醉非眠的状态忽然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清醒境界,许多记得的不记得的旧事叫嚣着呼啸席卷纷至沓来,清晰到每一个被忽视的细枝末节,像是打开了一个外挂式的隐藏开关,那些蛰伏着的被日常生活淹没不愿去深想的久远问题,一个接一个醒来站在面前要我给一个交代。


      夜晚清醒,难怪迷恋失眠。


      失眠失恋失心疯,都是一种酒醉式的清醒癫狂。


      随之而来的就是勇往无前的大无畏觉悟和勇气。


      “君王飞行中,今日不早朝。”


      心满意足落完最后一个字,打开飞行模式,宇宙晚安,全世界与我无关。


      拉市海是什么,请我去么?


      如果我说不呢?


      没有值得一去的人,就未必有值得看的风景。


      风景无罪,看的却是心情。


      


      “请你叫我疯子,不要叫我傻子。”

评论
热度(8)
  1. 不讨喜囧風 转载了此文字
© 不讨喜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